风鬼传说第1107章到访

孕育营养 2020-05-21 02:15

风鬼传说 第1107章 到访

第1107章到访

蔡霄很清楚,自己的这番话过后,蔡十三一定活不成,只要蔡十三一死,也就没有了人证,至于蔡十三留下的那份供词,可以说成是屈打成招,也可以说成是栽赃陷害,总之,死无对证,随便怎么说都行。

当晚,蔡八出面,找到中尉府的一名衙役,询问蔡十三到底死了没有。

衙役看着蔡八塞进自己手里的银票,乐的嘴巴合不拢,连连推迟道:“哎呀,八爷太客气了,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快快收回去。”

蔡八一笑,说道:“不必和我客气,就当是八爷送给兄弟的买酒钱了,八爷就问一句话,蔡十三现在是死是活?”

衙役抓紧手中的银票,顺势塞进袖口内,他清了清喉咙,低声说道:“今天傍晚的时候,蔡十三被发现在狱中咬脉自尽,小人出府的时候,尸体已被抬出牢房,仵作正在验尸。”

蔡八心头一动,问道:“你可看清楚了?”

“不会错!总都统大人为了此事,还大发雷霆,惩治了好几名牢头。”

“我知道了。”从中尉府的衙役这里打听到消息之后,蔡八立刻回府,将消息转告给蔡霄。

蔡府,书房。

“老爷,十三已经死了。”

“确认清楚了吗?”

“小的向三名衙役打听了消息,口径一致,都说十三是咬脉自尽。”

“咬脉自尽?呵呵,这是十三能做出来的事。”蔡霄氤氲弥补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些许的欣慰之色。蔡八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么百合和小山子?”

“弄出城,埋了吧。”蔡霄轻叹一声,幽幽说道:“如果不用老夫开口,十三便自行了断,老夫必会厚待百合和小山子,可是在老夫开了口之后,十三才这么做,那就成了是老爷我逼死的他,百合和小山子,已断不能再留。”

蔡八点点头,说道:“老爷已仁至义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老十三他咎由自取。”

“唉!”蔡霄仰天长叹,摆手说道:“去做事吧。”

“是!老爷!小的告退!”蔡八躬了躬身子,退出书房。

当天晚上,蔡府里拉出一大一小两口棺材,由十几名家丁护送着,运棺的队伍一直走到西京南郊的乱坟岗才停下,而后,家丁们从车上取下铁锹,在地上挖出一个大凹坑,而后,将一大一小两口棺材都放入坑内。

将坑填平之后,家丁们又拉着马车,在上面来回走了几圈,确认踩实了,人们才赶着马车离开。

深更半夜,又是在乱坟岗,气氛阴森恐怖,令人毛骨悚然。蔡家的家丁在埋棺材的时候,谁都没注意到,附近的一座坟头后面,还坐着三个人,三名青年。

“燕哥,蔡家人已走了有一会了,咱们是不是……”一名青年把脑袋探出坟头,举目张望道。

“急什么?再等等!”燕回坐在坟头下,身子倚靠着坟包,随手从一旁揪下一根杂草,叼在口中。

“可是,秀哥让我们救出活口,如果那娘俩死了……”

“死了也是他们自己倒霉,怪不得旁人。”燕回老神在在地说道。

另两名青年对视一眼,谁都不再说话了。又等了有两盏茶左右的时间,突然,在乱坟岗的坟堆中闪出两人,这两人仿佛鬼魅似的,来到埋棺的地方,先是向四周环视,而后又低头仔细查看,确定没人来挖棺,这两人才双双离开。

等他二人走后,燕回伸了个懒腰,对身旁的两名青年说道:“现在,该我们干活了!”

两名青年皆在心里暗暗挑起大拇指,燕哥的脑子太聪明了,就像会未卜先知似的,竟然算到了对方还留人在附近看着。

燕回三人走到埋棺之地后,拿起早已准备好的铁锹,就地开挖。燕回边挖土边嘟囔道:“死了,咱们就带着尸体回去,让那个傻蛋看一看,他忠心效力的蔡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死的话,那还真是他娘俩福大命大,阎王爷也不收。”

他们三人都是修灵者,挖起土来,速度也快,时间不长,三人便把两口棺材挖了出来。

撬开棺材盖,向里面一看,一名美貌的少妇和一名五六岁大的男童,平躺在一大一小的棺材里,动也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两名青年分别摸了摸少妇和男童的脖颈,回头对燕回又惊又喜道:“还有气!”

“还真他娘的命大!”燕回把手中的铁锹向旁一戳,说道:“把人弄出来,再把棺材盖好埋回去!”

两名青年将少妇和男童从棺材里抱出来,然后盖好棺盖,向上填土。

翌日,早朝。

蔡霄一扫昨日的颓态,整个人精神焕发,在朝堂上,他向唐凌连连喊冤,称蔡煌是被人陷害,含冤入狱,并请求唐凌能亲自审理蔡煌一案。

唐凌并不知道此案又发生了诸多的变故,她以为昨日自己已经和蔡霄说得很清楚了,欺君之罪,罪无可恕,可今日蔡霄又当众喊冤,他究竟是在自找难看,还是在给自己这个皇帝难看?

她面露不悦之色,沉声说道:“蔡爱卿,蔡煌欺君罔上,证据确凿,没有必要重审,更没有必要再由朕亲自重审。”

“陛下!”蔡霄跪伏在地,带着哭腔说道:“所谓的证据确凿,只是一份家奴的口供而已,又怎能仅此这一份口供,就认定蔡煌欺君罔上呢?还请陛下明鉴啊!”

“还请陛下明鉴!”蔡辉跟着出列,跪伏在地,紧接着,内政大臣余子期、军务大臣杜宪、农务大臣庄诚等官员纷纷出列,齐齐向前跪地叩首,异口同声道:“请陛下明鉴!”

又是这样,又是一呼百应,如此情景,在朝廷上都不知道重演过多少遍了。唐凌暗暗皱眉,她目光一转,看向仿佛事不关己的上官秀,问道:“国公意下如何?”

上官秀说道:“既然蔡大人认定蔡煌有冤情,执意要重审此案,那就重审好了,是真有冤情还是罪有应得,臣想,陛下一审便知。”

听上官秀也同意重审,唐凌不再迟疑,转头对司法大臣张赫说道:“明日,由张大人随朕一同前往中尉府,重审蔡煌一案。”

“是!微臣遵旨!”张赫急忙出列,向前拱手施礼。

重审蔡煌一案的事,就这么被定了下来,蔡霄心满意足,满脸的得意之色,上官秀则是懒得去看他,在他眼中,重审就是一场闹剧,是蔡家自不量力,自己打自己的脸面,那么想自讨苦吃,就随他去吧。

他跨步出列,说道:“陛下,臣有事启奏!”

唐凌语气平和地问道:“国公所奏何事?”

“臣打算率西南集团军的第一和第四军团,开拔出贞郡,向上京方向反攻,还请陛下准奏!”

与对叛军的反击相比,蔡煌的死活实在是微不足道,上官秀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

听闻上官秀要反击叛军,在场的大臣们脸色同是一变,暗暗倒吸口凉气。

己方的手里只有两个军团,而叛军却号称有百万大军,只两个军团去反击百万大军,哪怕是骁勇善战的贞郡军,也太过冒险了。

蔡霄对于反击叛军是持反对意见的,这与他和上官秀的争斗无关,只是单纯的就事论事,他也不认为现在是反击叛军的好时机。

不过,上官秀刚刚支持了他提出的重审蔡煌的案子,现在他也不好站出来反对上官秀的提议,蔡霄垂着头,没有表态。

他不做表态,下面的大臣们就是各抒己见,自由发挥了。庄诚说道:“我军才两支军团,而叛军号称百万,二十万打百万,实难取胜!”

“这简直就是以卵击石!”杜宪接话道:“虽说贞郡军是殿下一手带出来的,殿下能狠得下心,让将士们去白白送死,但是,这两支军团可是朝廷目前唯一的倚仗,这两支军团若是拼光了,朝廷也就彻底的无兵可用,一旦叛军攻打过来,朝廷还拿什么去抵御叛军?殿下万万不可冲动草率啊!”

杜宪说的这些,也正是众人的心里所想,以前他们即瞧不起贞郡军,又极为忌惮贞郡军,恨不得贞郡军在能前线死个精光,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守护西京,守护朝廷的,就是贞郡军第一和第四这两支军团,现在上官秀要把他这支军团都带走,带去反攻叛军,人们都感觉自己头顶上的那层保护伞被抽走了,心里皆是一百二十个不愿意。

上官秀不理会旁人在说什么,这件事,他已经和唐凌在私下里商议过了,业已达成了共识,没有必要再议,之所以在朝堂上提出来,只是知会在场的大臣们一声而已。

唐凌当然明白上官秀的用意,她向上官秀点点头,张嘴刚要说话,这时候,一名宪兵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单膝跪地,插手施礼,说道:“陛下,神池管童管长老求见。”

对于管童这个人,旁人或许不太熟悉,也不了解,甚至没听说过他的名字,但上官秀可是再清楚不过,当年管童不仅救过他,而且还传授了他聚灵决心法,最令上官秀打心眼里感激的是,管童赠予他神兵无形。在上官秀所经历过的无数场战斗当中,无形不知帮他杀死多少的劲敌,又有多少次把他从生死边缘救回来。对于上官秀来说,无形已经不是一把简单的兵器,而是他最忠实最可靠的朋友、搭档。

上官秀一直都想找机会,重谢管童,可惜管童这个人属闲云野鹤,来去无踪,自上次一别之后,上官秀也再未见过他。

现在听说管童来到西京,而且就在皇宫外,上官秀心跳一阵加速,脸上也难得的露出惊喜之色。

他的喜形于色,不仅唐凌看出来了,在场的众人也都看出来了,上官秀在朝堂上大多时候都是一副泰山压顶也不变色的模样,什么时候见过他露出过由衷的喜色,人们对这位神池的长老也都好奇起来。

唐凌笑问道:“国公可是认识这位管长老?”

“管长老曾对臣有过救命之恩。”

一直都是被上官秀搭救,突然听闻他也有救命恩人,唐凌立刻生出了浓厚的兴趣,她向禀报的宪兵挥手说道:“速速有请!”

朔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脑供血不足手臂麻治疗方法
吃什么能消除血管斑块
相关阅读
  • brbr中国人丧失了教养搭配

    “中国人丧失了教养”,在国内是一个尖锐的问题。每次扯出来的结果,就是吵成一坨。 作为中国人,怎么能指责中国人,欺师灭祖。 作为外国人,凭什么指责中国人,天大侮辱。 尤...

    孕育营养2020-05-21
  • 从龙珠开始四十三勤奋的人们2

    从龙珠开始 四十三 勤奋的人们 2“火中取栗,无影流的不传之秘,传説修炼到最高深境界的时候,高速的拳击能够让拳头周围的气体电离,从而激发各种彩色的光华,所以又有个名字...

    孕育营养2020-05-21
  • 风鬼传说第1107章到访

    风鬼传说 第1107章 到访第1107章到访蔡霄很清楚,自己的这番话过后,蔡十三一定活不成,只要蔡十三一死,也就没有了人证,至于蔡十三留下的那份供词,可以说成是屈打成招,也可...

    孕育营养2020-05-21
  • 解析俄狄浦斯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亲身父亲

    解析俄狄浦斯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亲身父亲俄狄浦斯是希腊神话中的悲剧性人物,是忒拜国的国王,俄狄浦斯从一出生就注定了其悲剧性的命运,俄狄浦斯的父亲拉伊俄斯被诅咒将被...

    孕育营养2020-05-20
  • 重九登羽山

    共 1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羽山殛鲧泉:皆鲧鲧未得帝命而擅自治水,偷取珍宝“息壤”,采用围堵之法,谁知洪水越堵越大,造成祸患而被杀的典故,阐明了“应知常律不能...

    孕育营养2020-05-20
  • 筱0

    - 0 刘筱华 我喜欢竹,并不是完全附和文人的风雅,将人之追求美好的品格赋予竹之中。我喜欢它,首先是我的名字中间的 筱 就是小竹子的意思;其次,在我很小的记忆里(大约两三...

    孕育营养2020-05-20
友情链接